「君の膵臓をたべたい」てもいいですか?

「我好想、好想、好想吃掉你的胰臟。」

這句說話,看似驚世駭俗,其實你明白當中的意思嗎?

「活著一定……就是跟某人心意相通,那就叫做活著。」「認可某人、喜歡某人、討厭某人;跟誰在一起很開心、跟誰在一起很鬱悶;跟誰牽手、跟誰擁抱、跟誰擦身而過,那就是活著。只有一個人的話,就不知道自己是否存在。喜歡某人、討厭某人的我;跟誰在一起很開心、跟誰在一起很鬱悶的我,我覺得我和這些人的關係,就是活著的意義,而不是別人的。我的心是因為大家才存在,我的身體是因為大家的碰觸才存在。這樣構成的我,現在活著,還在這裡活著。所以人活著是有意義的。就跟你和我都是因為自己的選擇,所以現在才會在這裡活著一樣。」

活著的意義,其實是要享受生命、住進別人心裡。

但並非隨便尋找「這一個人」,而每一個人和一件事發生也並非偶然。你知道嗎?其實我們都是憑著自己每一天、每一刻的選擇而走到這一步。我們碰面、相識、甚至經歷的每一刻,都是你在此之前做和決定下來的選擇,同時亦反映我在此之前做和決定的各種選擇。我們是完全地根據自己的意願才相遇的。

他跟她是完全相反的人,他羨慕她能如此開朗並放開心胸和別人交心;同時她也一樣,好羨慕他能不顧他人眼光堅持活出自我,不隨波逐流。也許這就是人生,亦是人心。

曾聽說只要把一個人的胰臟吃下,那人的靈魂就會永遠留在你的體內、心內、腦海內。她想吃掉他的胰臟,正意味想和他交心,這比起一般平庸的愛戀、友誼關係,來得更重要。

徹底地、永遠地住進那個人的心裡,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這個才是活出璀璨生命的方式。

「君のいない世界って
どんな色をしてたろう?
違う誰かの肌触り
格好つけたり はにかんだり
そんな僕が果たしているんだろうか?

暗がりで咲いてるひまわり
嵐が去ったあとの陽だまり
そんな君に僕は恋してた
そんな君を僕は ずっと」

那麼,你有想要吃掉他胰臟的人嗎?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