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の膵臓をたべたい」てもいいですか?

「我好想、好想、好想吃掉你的胰臟。」

這句說話,看似驚世駭俗,其實你明白當中的意思嗎?

「活著一定……就是跟某人心意相通,那就叫做活著。」「認可某人、喜歡某人、討厭某人;跟誰在一起很開心、跟誰在一起很鬱悶;跟誰牽手、跟誰擁抱、跟誰擦身而過,那就是活著。只有一個人的話,就不知道自己是否存在。喜歡某人、討厭某人的我;跟誰在一起很開心、跟誰在一起很鬱悶的我,我覺得我和這些人的關係,就是活著的意義,而不是別人的。我的心是因為大家才存在,我的身體是因為大家的碰觸才存在。這樣構成的我,現在活著,還在這裡活著。所以人活著是有意義的。就跟你和我都是因為自己的選擇,所以現在才會在這裡活著一樣。」

活著的意義,其實是要享受生命、住進別人心裡。

但並非隨便尋找「這一個人」,而每一個人和一件事發生也並非偶然。你知道嗎?其實我們都是憑著自己每一天、每一刻的選擇而走到這一步。我們碰面、相識、甚至經歷的每一刻,都是你在此之前做和決定下來的選擇,同時亦反映我在此之前做和決定的各種選擇。我們是完全地根據自己的意願才相遇的。

他跟她是完全相反的人,他羨慕她能如此開朗並放開心胸和別人交心;同時她也一樣,好羨慕他能不顧他人眼光堅持活出自我,不隨波逐流。也許這就是人生,亦是人心。

曾聽說只要把一個人的胰臟吃下,那人的靈魂就會永遠留在你的體內、心內、腦海內。她想吃掉他的胰臟,正意味想和他交心,這比起一般平庸的愛戀、友誼關係,來得更重要。

徹底地、永遠地住進那個人的心裡,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這個才是活出璀璨生命的方式。

「君のいない世界って
どんな色をしてたろう?
違う誰かの肌触り
格好つけたり はにかんだり
そんな僕が果たしているんだろうか?

暗がりで咲いてるひまわり
嵐が去ったあとの陽だまり
そんな君に僕は恋してた
そんな君を僕は ずっと」

那麼,你有想要吃掉他胰臟的人嗎?我有。

繡球花

我把今早收到的那一束繡球花放在窗前。

猛烈的陽光把繡球的每一瓣藍色都穿透,

這股溫暖灑遍了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就好像十多年前的秋櫻。

 

我坐在窗旁的椅子,

在書櫃的一角拿出了曾經很喜歡的一本小說,

 

「還要幾多的蹉跎,

我們才願意對自己坦白

捉緊近在咫尺的幸福?」

 

看到序的這一句,我把小說合上,

閉上眼抬起頭然後深呼吸。

我感受到那股溫暖折射到我臉上。

 

我拿起窗前的繡球花,右手輕輕把它揮動

繡球裡的花粉都落左我的白色襯衣。

我毅然想起那一朵秋櫻花,

如何吸入那一剎費洛蒙而瞳孔放大,

如何第一次奉獻花粉,充滿嫵媚感,

如何為了黑色的精靈而作出等價交換,

如何被藍色的彼岸花劃下一道道紅痕。

 

相比起繡球花的傲慢與善變,

秋櫻花多了一份青澀與爛漫;

可惜被時間與歲月洗禮以後,一切都消逝去。

儘管黑彼岸擁有再多魅力,

都攻陷不了經已成熟的繡球。

 

其實從來都不到自己選擇,

就好像秋櫻花逝去的時候根本無跡可尋,

黑彼岸的回來亦改變不了甚麼

繡球花帶來的幸福未必是自己最想擁有,

 

可是,

我都不再是那個小女孩

這是我現在需要的幸福。

 

「為甚麼?」

「我希望你可以祝福我。」

「恭喜。」

 

然後眼淚滑過了我微笑的嘴邊。

 

白玫瑰

你知道他長成怎麼樣嗎?

----------------------------

我記得,十年前-秋

我就是遇見我心目中的白玫瑰。

 

你可知道白玫瑰的隱喻嗎?

一切完美的人與事也止於一段既定的距離

問題是

怎麼可能可以都看過一個人最一絲不掛的一面以後,

依然還會看待他像一朵白玫瑰

純潔與高貴?

 

秋櫻有想過,

假如黑彼岸不再披著這幅令秋櫻吸引的軀殼,

沒有了那黑中帶紅,直條紋形的花瓣;

沒有了那個讓秋櫻花神魂顛倒的精靈;

沒有了裡面會釋放出誘人氣味的花蕊;

沒有了那條長而幼,卻很堅固的樹枝;

沒有了那個會令時間被停頓的玻璃瓶;

那秋櫻,還會為他費盡心神,

還會為他奉獻舞蹈與鮮血,

還會為他留下烙印,黯然褪色嗎?

 

其實重要的不是軀殼,

假如將來有另外一朵黑彼岸,另一位精靈獻技誘惑

都不可能令當年的秋櫻花甦醒。

 

答案也很明顯。

十年以後的秋櫻,一看到了藍色妖姬

就已經感受到黑彼岸的磁場。

原因是,秋櫻眼裡擁有跟黑彼岸身外的玻璃瓶同一樣的波長

她的一生就只會因為遇見他而放大瞳孔,

白玫瑰的位置是不會動搖。

 

---------------------------

冰冷的雙眸、幽暗卻深邃,

帶著那一幅長方形的眼鏡,

很多時候都不會凝望人,被遮擋的瞳孔都令人看不透。

高挺的鼻子配上那雕刻般立體的五官,

一層帶一層的玻璃謝絕一切表情。

像刀鋒般鋒利的嘴唇,偏薄帶點血色

很少微笑,總帶著冷嘲熱諷的感覺,

其實,所有人都不太了解他

可是,

我看得懂,我看到的是溫暖而可愛的他。

藍色妖姬

旅行過後,剛回到家的我在收拾行裝,

將法國買的藝術書籍,紀念品都統統收藏好。

 

然後我把相機記憶卡拿出,讓照片傳送到電腦,

千挑萬選了一張頭像更新我的社交平台。

 

「多謝實現了我一直以來的夢想,

還要把我寵幸像公主一樣。」

 

然後我依舊每晚都能夠安枕入睡,

因為有如此愛惜我的你在我身邊好比一切安眠藥。

多謝你給我的各種幸福,

我明白一切都是得來不易。

 

我送了他一個吻,然後他回復上班的日子,

一個人待在家裡,我打開社交平台懷緬這趟旅程

然而看到滿處都是他人的祝福與讚美。

於是我就趁著還是放假的日子,

繼續待在我這個幸福的氛圍裡弄弄甜品,準備我的王子回來,

我感覺到我的人生,很完美。

 

-叮咚-

打醒了被幸福包圍中的我。

 

一個速遞包裹端上我面前,

沒有附上寄件人性名、地址。

但我想,應該是王子送給我的。

 

我帶著期待的心情用界刀把紙皮盒慢慢劃開,

然後我看到的:

一朵有三頭藍色的花,挺直立在一個密封的玻璃瓶。

是我最喜歡的愛麗絲藍,

花瓣呈絨面、紺青佔變於瓖邊,

每一瓣都相似,但有它獨特的形狀

冰封了的水珠留在花瓣面上,

有刺的枝幹是幼而堅挺,不規則的。

我嘗試索了一下,可沒有氣味。

 

高貴卻豔麗,

我看著的時候,感覺到時間被停頓了。

 

「藍色的薔薇,多麼稀有浪漫」

「你在說甚麼?」

「你不知道我在說甚麼...?」

「沒有頭緒喔公主」

「沒事,我意思是...」

 

我閉起雙眼,皺一皺眉,

我感覺到玻璃瓶裡的妖姬在慢慢釋放出一種冷酷氣味。

然後腦海泛起了一朵黑色的花朵,

瞳孔放大,神色凝住。

 

電話響起了

「放完假了嗎,你好嗎?」

我拼住了呼吸,看著一個我以為從此消失了的號碼。

 

--------------------------

 

那年秋她用眼淚所栽種的藍薔薇,

是她送給他為青春的印證。

那一段彼岸與秋櫻花的結合,

現在竟成為了他心中的烙印

轉化成妖姬的藍薔薇,

希望可以喚醒她那封閉了的記憶。

 

 

 

 

 

秋櫻

日光照耀著,眼睛都感到很刺眼,

這一天假期不用忙著寫稿。

我望進了鏡子,

裡面的女孩身穿一件白色襯衣,

配上了杏色百摺裙和藍色的外套

手裡拿著一朵白粉色的秋櫻花。

然後我一個人帶著相機走上電車,

準備好去那充滿熟悉感的岸邊,

渴望好好紀念著那段秋櫻的記憶。

陽光太過耀眼,電車上的玻璃都反射出倒影,

我彷彿看到,一個高挑的身影和秋櫻女孩在背後。

那個不會再出現的人。

我從手袋裡抽起了我那本充滿稚氣的文庫,

揭開了裡面夾著的信

「你有後悔過嗎?」

最後一行寫道。

到底

我拼了命在守護些甚麼?

-------------------------

十年前的秋,

同樣是陽光猛烈的一天,

懷著每天都是美好的心情迎接我中學生涯。

於半睡中聽著歌,

忽然

那細小的櫻花在萌芽

泛起了漣漪

手心冒汗,瞳孔變大,

面前是一張被陽光反射到朦朧不清的雙眼

在那沒有表情的臉上。

 

-------------------------

我睜開了眼睛

滑過臉龐的兩行淚水印證了,

這段秋櫻的記憶是真確存在過,

連褪色都沒有。

我拼了命在守護一些青澀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