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彼岸

汗水沾溼了上衣,久久不能平復的情緒,

雙手牢牢抓著被子,雙腿交叉緊貼,雙眼合上。

還有那漆黑環境裡一幕幕上演的畫面。

每夜都在發生

「我...覺得好痛苦」

-她睜開眼,吟吟自道。

在那深藍色格子床鋪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睡。

「到底我在享受甚麼?」

「到底這種應該被稱為快樂嗎?」

——————————————————————————————

5年前。

——————————————————————————————

下課鐘聲響起,

今天的陽光特別耀眼

臉上的線條都被那光線所——

反射在杏色百摺裙上那道斜痕

昨日黑色彼岸花 (マンジュシャゲ) 的回憶,彷彿被喚起。

為了不被煩擾,他用了最可怕的方法跟我訓練,

就是,

把我唯一的秋櫻握在手中給擠碎、

凋零在地上的粉白色秋櫻瓣在哀嚎。

然後他左手拿下他的眼鏡

右手用指尖端上那黑色的秋彼岸,

那股雖清淡但充滿幻覺的香氣依然縈繞著,

從黑色的根莖滲出,瞬間要穿透我那白色的校服襯衣。

餘下的記憶是模糊,

稍有意識時看到的,

只是躺在床上一朵變為藍色的彼岸

而他於那一刻,好像人間蒸發了。

「到底我...

享受了甚麼回事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