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病文庫 #9

共病文庫第九章:

其實我都不肯定是經歷、抑或性格,但我只是知道,我很討厭人類之間的交流。

今天有人問我:「你認為一個人對另一個好,就會產生愛或喜歡嗎?」

你真的想知道我的答案嗎?是不會。

我的見解是,無人需要對另一個人好,所以根本不存在要因為此而接受或喜歡對方。人類本身就是獨立個體,我不明白一個人為何要特別對另一個人好,亦不理解為何會因此而產生喜歡與愛。

其實,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好,都是充滿目的,想滿足自己對對方所產生的內在慾望。人類是自私的生物,不會無條件對他人好。所以假如本身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好,根本是想對方達成某件事或與自己一起,講到尾都是滿足緊自己內心的渴望。到頭來這個人所謂對一個人的好,其實都是自私的希望自己好。

那為什麼我要去滿足某人的渴望而去喜歡對方?這根本就不會發生,一切都只是可憐、憐憫、內疚感產生的錯覺。

其實我可能是有偏執型人格障礙,知道嗎?

今天,我同樣想跟大家說一下關於「冷血」。

----------------------------

相信不少人一想到冷血,就會聯想到描述變態的犯罪分子。
但是大家知道嗎,其實冷血是一種病,可以稱為「冷血症」
有的冷血症患者甚至是非常成功的「社會精英」,他們有著體面的工作,
除非犯了法,否則你根本不知道他是個冷血的人。

我們先來看看,這冷血症究竟是一種什麼病呢?
冷血症患者不像其他精神類疾病那樣,會表現出狂熱、歇斯底里或者是焦慮、緊張的情緒,
他們最主要的特徵是完全缺乏共情的能力和悔恨心理,心理學家稱為「嚴重情緒冷漠」。
說白了,冷血症患者就是我們常說的那種沒心沒肺的人。這類人,除了能夠識別外表的美醜 之外,善、惡、愛、榮譽、幽默這些東西打動不了他們。
心理學家認為,全世界成年男性中有1%的人患有這種病。相比於容易識別的精神病患者,冷血症患者更隱蔽,你甚至無法察覺到他和普通人有什麼不同。

其實,冷血症早就進入了人們的視野,最早可以追溯到《聖經》。1801年,法國外科醫生第一次把這種病症引入到臨床醫學中。19世紀早期,美國醫生也記錄了冷血症,把它形容成一種「道德感紊亂」情況,冷血症真正誕生於德國,1920年代,精神病醫生給那些缺乏良知、反社會的罪犯扣上了統一名稱——「構成性冷血低劣症」。1930年代,一位美國精神醫生研究冷血症,想要把這種病症與精神疾病區分開來。

這種情形在患病早期就開始出現,患者既沒有精神病也沒有妄想症,但是他們常常深陷在反社會行為裡無法自拔,而且有暴力傾向。

那麼什麼原因導致了有些人很冷血呢?這在學界還沒有達成共識。有專家認為,遺傳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相比於充滿親情的家庭,缺乏關愛的家庭更容易引發「冷血症」。
也有研究人員,把冷血症的病因歸結於大腦缺陷。掃描冷血症患者的大腦就發現,這種病與腦內“旁邊緣系統”受損或缺失相關。「旁邊緣系統」是大腦的一個區域網絡,與人類的感情處理、抑制作用和注意力控制相關。

最悲劇的是,目前為止冷血症是無藥可治的。心理學家對它也沒轍,因為談話治療對冷血症患者絲毫不起作用,而且還要當心他會反過來操縱你。

那有沒有辦法診斷出冷血症呢?心理學家製定了一個專門的量表,可以讓冷血症被數字衡量。這份量表被稱之為冷血症症狀量表。總共有20個項目,涵蓋了病理性謊言、欺詐行為、無聊傾向、
衝動控制障礙、情緒淺薄、放蕩行為、無責任感等等。如果測試下來,評分大於等於30分,那麼就會被認為是患了冷血症。

研究人員做了一個實驗發現,如果你問冷血症患者一個道德性的問題,比如說一輛有軌列車開向5個人,如果繼續行駛會撞死5個人,
但是如果換一個方向,會撞死1個人。要不要讓火車換方向呢?
這個時候,冷血症患者是根本沒法理解這類問題的,即使理解了,也不會作答。(有沒有人可以解答我?我看完都不理解)

此外,研究人員還發現,冷血症患者在大腦中處理帶有情感色彩的詞語時,刺激部位和一般人是不同的。冷血症患者,處理這些詞語的時候,用的是大腦前部專管語言的部門。也就是說,在某種程度上,冷血症患者只能理解詞語本身,而理解不了這些詞彙背後的含義。

我正在想像自己沒有良心這種東西,發覺原來真的一點都沒有。不管幹了什麼事情毫無罪惡感,也不受良心譴責,對陌生人、朋友甚至家人的福祉都漠不關心。請想像不管做了何等自私怠惰有害或是失德的舉動,都不會因為羞愧掙扎,我確實是責任這個概念一無所知

現在再想像一下我是如何擁有「向別人隱瞞自己心理構造和他們大異其趣」的能力。所有人都假定良心是人類普遍共有的,因此要隱瞞並沒有良心的真相,不費吹灰之力。因為跟本就沒有罪惡感羞恥心,所以不用抑制任何慾望,而別人也永遠想不到,這會是個多冷血無情的人。

流動在血管裡的是冰水,水冰得超乎其他人的個人經驗之外,所以別人連懷疑也不會。

換句話說,這是完全沒有內在約束(internal restraints),可以為所欲為無拘無束自由自在,良心這種東西世人根本就無以得見。有些人,不管他們有沒有良心,卻喜歡待著不動;有些人滿腦子都是夢想雄心壯志;有些人才華洋溢、出類拔萃;有些人很暴力,有些人則是非暴力的;有些人很嗜血,有些人則沒有這種興趣,我則非常喜歡嗜血(只是自己的血而已)

----------------------------

Your result: 
70% socialpath
94% psychopath

 “I’m not a psychopath, I’m a high-functioning sociopath.”

我蠻喜歡這樣的自己,連診治自己的人都可以瞞騙的人,到底有多不正常,相信你是想像不了。
不過請不要相信我的說話,我大多都不會跟你講真話。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