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病文庫 #8

來到共病文庫的第八章:

最近,我都沒有任何靈感,我沒有任何動力,連我親愛的相機,我都接近個多月沒有接觸。

我不斷在思考到底我這個人的價值和意義在哪裡。同時每一天上班,其實都令我有一種無力感、很累、很想逃避的感覺。

最大可能是因為我的「人類過敏症」又發作了。一周有七天我都想要隱形掉,就算再難過到快要崩潰,我還是不想見任何人,太靠近只會讓狀況更糟;我不喜歡跟任何人有過多眼神交流,因為我根本不想與任何人產生依附;每逢有各式各樣的聚會,我都知想要以不同理由缺席,我並非討厭席上每一位,而是聚會太難控制自己時間。而普遍身邊的人,應該只會說:「去上班吧!」、「去參加多點團體」、「多點外出」這些看似有用,但其實只是不切實際,無聊的提議。從前我不明白這些想法,現在卻是理解又認同。對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現在在我眼中,絕大部分都是多餘亦沒有必要,人類雖然是群體動物,但其實內裡的自私、價值觀、態度都各有分別。為何要勉強遷就他人呢?

其實我真的好希望有人徹徹底底明白及了解我,我渴望擁有多過只是關心的行為,可惜到別人真的關心多了、行為表達上增強了,其實我是會逃避去。

其實我老實說,我並不認為藥物是有太大幫助。最大的幫助應該只是在睡眠上。我也想好似NINA 一樣,靠點點藥物令自己放鬆、舒緩。

所以,在我眼中,人類的最好朋友根本是自己,但這並不代表我需要好好愛自己,因為我是很坦白的可以承認我,是非常非常討厭自己。如果有各種機會,我都祈求自己可以以微小的方式感到痛楚、嗜血、冷血。不要認為這個是恐怖抑或博取表現的方式,這只是來減低焦慮情緒的方法之一,來滿足一下黑狗其實不錯。

不過話說回來,原来自己都是偏向冷血,其實我覺得這樣蠻舒服的,你認同嗎?

經常有人說:「你一定會好起來」,想聽真實說話嗎?其實是絕對不會好起來的,你都無必要這樣安慰我。我並非要在散佈負能量,但你認為人生真的是美滿幸福嘛?我只不過是將醜陋赤裸一面,真正展露一番。最後我想講,黑狗是不會離開,我要做的是好好與它並存,和想想怎樣過才不會太過苟且偷生吧。

或許最終,這個黑狗焦慮人類過敏經驗,其實是一場我需要演好的一件藝術品。終其一生,好像達利死後三十多年都被挖出屍體來進行檢驗,進行一次超現實SHOW,為何我不可以呢?

好吧,現在我需要去感受一下黑狗的到來,心臟挖開痛苦的一刻,指甲需要好好表演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