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病文庫 #16

共病文庫第十六章:

昨天看了一單令我感到蠻困擾和傷心的新聞

「唱作女歌手、組合 at17成員盧凱彤(Ellen),三年前與躁鬱症戰鬥取得小勝,病情穩定後重投樂壇推出第一首歌《廿九歲的遺書》,『今天起快樂我自求』以歌詞描述她克服情緒病的心路歷程。想不到三年後的昨天,Ellen 再被病魔盯上,在跑馬地寓所天台跳下,結束32歲的年輕生命。」

老實說,我並非她的粉絲,亦未曾聽過她任何作品,極其量只是從容祖兒 no.6 演唱會中有幸聽過她為祖兒改編的《痛愛》版本,而那個《痛愛》版本亦是我的最愛,曾幾何時不停loop loop 好幾個月,比原版到了一份嘶聲力竭和「痛」的感覺。

但自從數年前得知她有病並努力戰勝自己的病魔開始,我的確開始留意她,感到非常勵志、亦非常鼓勵到我要繼續努力活下去。可惜的是,最終她都不敵心魔決定毅然走上這條路(當然,我好希望其實是意外....)
「普通人」,這樣說雖然有點難聽,始終沒病的人是不能理解有病的人那種痛苦,就好像你跟癌症/炎症/嚴重殘疾人仕說你明白他們的痛苦。情緒病或精神病所承受的是由心理帶到生理的痛楚,腦海不停郁動、心跳手抖腳震、甚至有時候沒法面對人群、沒法跟別人都說一句話,情況就好像連呼吸你都覺得很累。想要睡覺卻無辦法,而藥物所帶來的副作用更不是你想像中簡單。絕對是一場能夠與癌症/炎症/絕症相提並論地嚴重。其實每一位精神科醫生都必定跟你說過:「就算有一天確診你好起來,你會復發的機會是很大亦很容易。」這個聽起來就跟癌症病人一次又一次知道身體裏癌細胞還沒有消滅的情況一樣,如絕症無異。試想像一下,憂鬱、焦慮、創傷等分子將永久流傳在你的體內,那會是多麼的難受和「絕望」。

很多人說自殺是需要很大的勇氣,昨天看到一句說話,我是極之認同:

「很多人都誤解了自殺,說自殺要好大好大的勇氣。
自殺需要的,不是勇氣,是絕望,是全部的希望都死了的絕望。
抑鬰症就是你腦子裡發生了日全蝕,
任别人說明明有光,就是你看不到有光。」

我不知道她真實生活是如何、亦不知道她病情嚴重程度到哪、要吃的藥物有多少,不知道她是自殺、意外或他殺,我既不是粉絲,亦不是她的任何人。我只是一個不認識她,但今天獲知這個訊息,而感到莫名痛心和同病相憐的一位情緒/精神病患者。假如她真的是自殺,我不禁代入了她的角色,然而再想想那一份絕望,應該真的難受至極而令她無辦法再繼續「活著」。看到媒體大肆報導和很多人的悼念,的確令我感到很難過和心酸,一位曾經令人感到異常勵志的才女,她的結局並不應該如此。但是,同樣地我想到的是,與其絕望地生存,不如好好紀念著自己精彩的曾經,她的人生雖然並不完美,但演活了她是她本身的傳奇。

《活著多好》-陳奕迅

「遊玩時開心一點不必掛念我
來好好給我活著就似最初
仍然在呼吸都應該要慶賀
如果想哭可試試對嘉賓滿座
說個笑話,紀念我」

看到媒體爭相報導她去世前幾天那個IG 發文和hashtag #活著多好,眼看好多人都說「為何你明明說活著多好,轉過頭便這樣....」反而我認為「活著」這個概念,對每一個人都不一樣。

可能對你、對我、對大眾,「活著」就是無論如何都要保留住自己的生命,但對於她來說,她繼續生存下去根本不是活著的,只是掙扎求存。她,擁有好好的音樂、作品、書籍、哲理、影片等等給我們及後世欣賞;她,已經演活了自己最幸福和精彩的自己。「活著多好」,其實她也在天國那裡真正地活著,她過往的創作,不會離去、不會消失,所以她並非真的「死亡」,只是在另一個地方好好「活著」。如果她是真的自殺而非意外或他殺,我認為,這也是成就她「傳奇」的一個決定,在最美最好的時候選擇離開,總好過在自己無法控制無法選擇的時候掙扎求存、或難受地走。這亦令我想起了《黑天鵝》電影,她最後的死去,其實都是演活了最完美的自己。

當然吧,我並非支持所有人都應該在最好的時候離開,亦並非鼓勵任何人選擇「自殺」。因為我真心認為,在大部分情況之下(並不包括這個事件),自殺是確確實實自私的一種行為,所以我本人是絕對不會這樣選擇。因為我依然堅信,生命和生活還有很多令我感到幸福的事情我還沒有去做、還沒有去感受。看到了這個新聞,更令我明白,珍惜自己和努力去使自己活著幸福,是多麼的重要!

我會努力,就如我想兩篇的文章所說,我希望有一天《共病文庫》會有結束的一天。正式的康復,過著真正「幸福」的人生。人生所有都只是一念之差,但願這世界所有人都能夠幸福活著,社會之間人與人的相處能夠更融洽,不要冷漠、自私,其實已經能令更多有「絕症」的人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