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病文庫 #11

共病文庫第十一章:

對於懷念所帶來的情緒,我依然沒有辦法可以脫離。最近病,都沒有特別好轉,反而挖起的痛楚,令人又痛又癢,

話說回來,我的文章其實倒沒有太強烈的主題和架構,本來人生或做夢,本應如此。
要離開的現在還可以CLICK 下退出按鈕

我思前想後,其實都有感自己蠻病態。

「如果你正在拿著一杯熱水,而熱水太多不斷瀉出來,我相信你一定會放手,正常人是無可能抵受痛苦而不放開。」

我有想過這個問題,因為我不是神仙,沒可能拿著一杯滾燙的水而不放手。

但,我很清楚我是絕對不會放手,因為享受痛楚的感覺,不是所有人都會理解得到。

我承認,我是蠻病態的一個人。

我喜歡一切令自己感到痛楚的事情,還蠻享受。

你有否試過剪指甲至滿手鮮血的情況嗎?

拿著少少的剃面毛刀在面上劃下一條條傷痕?

用力刮自己到臉上出現紅印?

用較長的尾指在身上劃下一條條血痕?

每一次聽歌,都要聽至撕心裂肺,合埋雙耳去受罪

其實都是幾舒服的行為,你明白嗎?

不過最近的藥物影響之下,自殘行為都減少了,因為每天都睡得很累。。。

有人說,其實講出「不怕死」是一樣不負責任的行為。老實說我也認同,但我要澄清的是,我是不怕死,但不代表我現在就要去自殺或者了結生命。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可貴(雖然我覺得自己是比較差)沒有人可以絕對地預測明天會否死亡,沒有人可以說他的生命比另一個人更寶貴,因為所有人的生命值相對,同等。

我喜歡自殘,是因為我找不到令我紓解痛苦的方式,找不到可以令我忘卻往事的療法,我就只可以用鮮血流出的快感,去掩蓋自己傷口。所以這並非我想要死亡的意味,我只是想要舒緩;其實看待生命,我和大家一樣,我都想要有一個成功的人生,都想要追求名與利,建立一個簡單健康的家庭。但說到尾,我先要解決的,是黑狗不可以再如此放肆,我要先努力去接受它,了解它,控制它,然後去實現我的種種夢想。

我在每一個自我介紹都寫上自己是一位「FULL TIME DREAMER」亦有人為此而感到被inspired,又不少人因為我這個自介而對我留下深刻印象。但我沒有誇張呢,我是一位確確實實的FULL TIME DREAMER。FULL TIME DREAMER 真正的意義,是不要停止做夢,不要停止夢想,不要停止創作,亦不要放棄理想,這是我堅持做人的原則。你可能覺得我不切實際,思想非常「離地」。跟一般人沒辦法接軌。但其實,有誰可以大聲說自己是正常人,是貼地?其實不如這樣理解吧,我只是對「錢」這回事和對香港人的生存模式有些少不一樣的看法而已。不用看作我為好特別的女生。FULL TIME DREAMER 的意義是,在生命中努力去做自己想要達成的事情,塑造或許一生都沒辦法實現的願望的虛實畫面,去好好掌握生命中的各個細節,然後最後,住在他人的內心裡,永久保存。

我想要被你記住,

其實有一個人,他真的非常幸福及被愛,每當有微少事情牽引起來,就會被想起了,連他自己都不發現,即使不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被記起,生命依然還未完結。我心癢的,是要令他知道自己所多麼的幸運與被愛,即使力量微小艱難,都想要去完成。

這,也是身為FULL TIME DREAMER 的我想要達成的一件事,有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