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病文庫 #10

共病文庫第十章:

我昨晚發了一個最真實的夢境,沒錯,是非常真實,異常真實。

四周都是死屍、靈魂、鬼怪,然而我就只可以裝作沒有看見;我夢見可以控制誰人生、誰人死,所以最後,我都決定了自己走向死亡;我夢到自己走出馬路,衝向車輛,一架閃避得過,卻撞向了另外一輛。撞擊一下,感覺真實。好像是第三身回望自己,覆蓋著血液,無窮無盡的血液,人類一次過失去1/3的血液就即時死亡,那麼那一刻,我死去了嗎?

面對死亡,原來腦海第一個反應:「我真的已經死去了嗎?」「我死去的樣子是如何?」

這個夢境的餘韻,真的是揮之不去,依然牢牢的困死了我...

相信有不少人都應該曾經講過:「我想死」

但其實,根本沒有人並不弧恐懼死亡,對於這樣哲學,有沒有人真正明白?面對已死去的人,我的感受最大是害怕它們看見我。沒錯,原來我看到血流披面的屍體、樣貌不似人類的「異形」走過來我會害怕。人類講到尾都是喜歡美麗的東西,我之所以害怕,其實都是因為我害怕自己變成這樣醜陋的一面。但我可有想過嗎,當我被撞的一刻,我又何嘗不是一樣恐怖,一樣醜陋嗎?

要真正的面對死亡,首先要接受自己內心的醜陋,但並非只是口講說「我接受」,而是看見自己最真實一面。對喔,直至現時為止,即使只是夢境,我依然沒辦法可以接受自己變老,有病,甚至死去。(或許我還是認為自己人生才剛開始,不過我倒有想過死去以後的下一段人生,究竟會是怎樣?)一切自殘行為都只是為紓緩而進行,一切說話,都只是為逃避現實而說的假話。

但有誰可以保證,人生可以活到100 歲才死去?沒有。有多少人都在壯年,中年時期死去,有多少未完成的夢想,未能見證的事件,未能實現的願望。其實,身體死去並不可怕,但做人最重要是腦海不可以停止「做夢」,不可以停止思考。這樣,即時年老色衰,都可以內在去感動他人,而內在為醜陋死去的外表添上色彩。

有人跟我說過:「我蠻肯定假如我要自殺,或是要死去的一刻,我會想起你。原因是你令我明白生命的意義,你是我活到這麽久以来,感到最特別的一位。」

我並非一個樂觀主義的人,我亦不覺得自己有多「特別」可以擁有如此重的讚賞。其實我內心好醜陋,要是我的內在被化成外表,應該會嚇走所有人。我更不認為我死去會上天堂或者將來得到好結果,我認為自己甚至會有報應跟隨。人類肉體能夠做的非常有限,只要少許傷痕,無論是應該或是親手弄損,都經已足夠破壞力。肉體的脆弱,都會導致靈魂消滅,但只要思想夠強,已經可以敵過死亡所帶來的限制和恐懼。我相信一個inspirational 的腦海,可以足夠我繼續活下,足夠我繼續「發夢」,足夠我可以這個生命及身份繼續。能夠被他人記住,其實被你擁有的任何一切都重要。

Hello, nice to meet you. My name is Niko and I'm a full-time dreamer.

你發過夢了嗎?你覺得你有真正活過嗎?有人會記起你嗎?你恐懼死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