繡球花

我把今早收到的那一束繡球花放在窗前。

猛烈的陽光把繡球的每一瓣藍色都穿透,

這股溫暖灑遍了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就好像十多年前的秋櫻。

 

我坐在窗旁的椅子,

在書櫃的一角拿出了曾經很喜歡的一本小說,

 

「還要幾多的蹉跎,

我們才願意對自己坦白

捉緊近在咫尺的幸福?」

 

看到序的這一句,我把小說合上,

閉上眼抬起頭然後深呼吸。

我感受到那股溫暖折射到我臉上。

 

我拿起窗前的繡球花,右手輕輕把它揮動

繡球裡的花粉都落左我的白色襯衣。

我毅然想起那一朵秋櫻花,

如何吸入那一剎費洛蒙而瞳孔放大,

如何第一次奉獻花粉,充滿嫵媚感,

如何為了黑色的精靈而作出等價交換,

如何被藍色的彼岸花劃下一道道紅痕。

 

相比起繡球花的傲慢與善變,

秋櫻花多了一份青澀與爛漫;

可惜被時間與歲月洗禮以後,一切都消逝去。

儘管黑彼岸擁有再多魅力,

都攻陷不了經已成熟的繡球。

 

其實從來都不到自己選擇,

就好像秋櫻花逝去的時候根本無跡可尋,

黑彼岸的回來亦改變不了甚麼

繡球花帶來的幸福未必是自己最想擁有,

 

可是,

我都不再是那個小女孩

這是我現在需要的幸福。

 

「為甚麼?」

「我希望你可以祝福我。」

「恭喜。」

 

然後眼淚滑過了我微笑的嘴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