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コの本懐

「好きな人、好きすぎる人の事は全部知りたい
迷惑だってわかっていル…
でも、好きな人のことを知りたいという知的好奇心 がそうさせル…

好きな人だから、気になル、
幸も不幸も視たい、感じたい」

能夠擁有對自己最愛的事件或人物的一切,
即是人類所渴求的幸福,
人生都莫過於此。
我相信,如果真的存在命運,那就是命中註定。
無論幸或不幸,我都覺得滿足的、值得的。

「人肌の温もりは、心なんかよりも確実に私を満たしてくれるもの
....
ある意味、純粋にそういう好意を堪能してるとも思いマス」

如果閉一閉上雙眼,能夠看到自己最想要見到的畫面,
能夠有一刻鐘擁有最想要的人或事,
我寧願,永遠都不會醒來,或者這樣說:「我會選擇永遠都繼續裝睡」
因為裝睡的人,是永遠都叫不醒,永遠都能夠沉醉於自己的幸福美滿當中。
知道嗎,假如心靈是永遠都得不到溫暖,
身體的溫暖,或許可以以假亂真,
好讓幻想不破滅。

「本当の気持ちは自分の奥深くにしまって
孤独でもいいという考え

それでも独りで生きていくのはツライという考え

相反する感情が同時に存在する二律背反…
人間って、不器用ですよね、ホント…」

得到的東西被奪走時才會感到寂寞,可如果一開始就不曾擁有,
又如何知道寂寞是什麼感覺,一個人的世界,甚至讓我覺得無比舒暢。
可是…
如果你知道自己,永遠都不可以擁有你最想要的東西,
甚至乎永遠都不可以見到自己最想要的畫面,
你還會不會不顧一切去令那一秒鐘實現?
抑或面對現實,繼續在這沉悶的現實中生存就算?

我最想要的東西,是能帶我逃離日常的,
不可動搖的存在。那就是“自由”。
生活是永遠平淡的
在任何人面前都是平等的,每天過得無不無聊
全看自己。
一度決堤的感情,都是收不回來,
我,一定會選擇渡過那一秒鐘,起碼,那一秒鐘是我真正的存活過,
而非苟且偷生只為滿足身邊人或是現實環境。
我們都很執著,而且思念的越深,越是絕望。

其實每個人都是人渣,
都不過是為了實現自己的本願
而在做自己想做的事罷了。
對,我有一個人渣的本源,
我和你都很像,尤其是沒良心這點
渴望成為一個「人渣」,渴望擁有這一切並不存在的事物。
既然我改變不了,我都不想看到被他人改變得到。

「このまま 
离れたくない 
いつまでも 
离さないて欲しい、ずっと 
引き止めたい 
终わりたくない 
引き止めて欲しい 
终わらせたくない 

でも、
さよなら」

很想回到那一天

「很想回到那一天 我記得 天高海闊是個樂園
他朝抱負又太遠 現在要 忠於真摯的自己」

嗯~ 嗯.... 
就是我(們) 小小的志願

聽著地鐵『嘟嘟』聲,看著關門的一瞬間,
在路軌上遊走的車廂,哪一刻
就知道,青春就要離我而去
就好像當初真摯的自己,跟長大後的自己要說再見了。

但,這真的是我嗎?我真的在忠於自己做我喜歡的事情嗎?

「即使要分開 也記得 一起經過任性歷程」

如果青春不會有盡頭,我希望可以完成沒有發生過的遺憾
如果青春不會有盡頭,我想我一定不會成長,繼續當小女孩
如果青春不會有盡頭,我最想完成我的日本夢。

踏上全新的路途,去上學、去工作、去感受生命。

過往的青春裏,
沒有發生的故事劇情,沒有完成的事情遺憾,
成就了很多「痛」、「累」、「唏噓」。

「如果你我的青春終會有盡頭 請跟我盡快夢裏傲遊
成長是懂得裝出虛假的笑臉 面具下強忍眼淚擱淺
如果你我的思想可永遠自由 終身也像少年般奮鬥
初心不改 愛到最後 」

你的離開,令我明白人生既然沒可能有更好的方法,
何不轉換環境,重新來過。
重新拿起書本、擁有全新的圈子,
每天唸著自己最喜歡的語言,在喜歡的城市裡過活
只要初心不變改,思想保持幼稚時的自由意志,
人生,不過是如此。

其實,我還是那一個14-15歲,
害羞、心細膽大、衝動的小女孩。
你還記得嗎?

「誰知得失意義,誰管吉凶預言,
但願我們今生都快樂不變」

我希望青春不會有盡頭,思想永遠開放,
面具下的是那羞澀的笑容,初心不變改。
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永遠都不要夢醒,
沒有發夢的能力,我還可以做什麼,還可以成就什麼
一切都只會成為泡影。

我知道,這一切都並非妄想,
很多人都應該不理解,
怪就只怪年輕的我們都太任性,
可惜過去不能改寫,要改寫的,是未來。
不過我永遠也能記得,
那一個回眸的眼神,那一個真摯的笑容,
那一個陽光明媚的早上,一係跑入校門的經過。

或者這一個並非最理想的決定,
不過我那小小的志願,都已經決定了....

「手上捧著為你弄的巧克力,書信,
左手戴上有你名字的手鈪,
然後跟你說一聲:
『hiroshi君ー会いたい...私は...
很想回到那一天』」

嗯~ 嗯....

你願意跟我一起重新來過嗎?

青春夢

對,我確實有一個日本夢,

我希望能夠從小就生活在東京都裏,
每天都好有禮貌地跟爸爸媽媽說聲:「おはよう!」
睡前就說:「みなさん、おやすみなさい。」
從小就可以穿上那淺藍色的幼稚園校服,配上黃色帽子,每天依依不捨從母親懷裡哭數回才去上學;
然後,可以背上那個為小學生而設的紅色書包,放進滿滿的教科書以及文具,
開始過著熱血的六年小學生涯,畢業時,和同學們在黑板上畫上畢業作品,
說一聲:「ありがとう先生。」
好好紀念從小孩慢慢變成青少年的時刻。

升上國中,終於可以穿上那套青春滿載的水手校服,紅色領呔,百褶裙和黑色及膝襪,
然後,去邂逅我的初戀。
我的初戀,應該是同樣青澀,他應該是一位害羞的男生,高高瘦瘦的,戴上一副傻瓜眼鏡,
我們,
一起上學、一起上課、一起下課、一起學習、一起回家,
一起觀賞鐵路,一同欣賞夕陽,一同在課室裏埋頭苦幹,
假日約會到商店,拍下貼紙相,去吃有名的甜點店,
然後他送我回家,都只能在街角說再見,害怕爸爸媽媽都發現,
然後急步跑回家裡,拿起那舊式電話,傳訊息傳一晚。
「hiroshi 君、また明日ね...会いたい!」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初戀的味道,都是甜、酸、苦澀的,
因為第一次,總是最不知所措,最深刻難忘。

然後我們畢業了,一同上台拿起畢業證書,然後走到櫻花樹下
你跟我說:「好きです。僕と付き合ってください!」
然後把最接近心臟的外套鈕扣交給我,
我大聲回應了:「はい!!」

青春是美好的,然而青春亦只有一次
我的青春裏,住了這一堆幻想,可惜都沒有實現得到,我已經成為了大人。
成為大人的到了並不好過,因為你不可以任性了,
但無奈,你有能力改寫過去嗎?
沒有。

我的青春裏,住了很多「宏願」,很多不存在的場景情節。
如果可以重新來過,來生,我真的想試試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日本女生。
可能幻想裏的一切,都能夠實現
起碼
都是美麗的、感人的,沒有遺憾的。

你的青春裏,住了誰?

「我們都是自己選擇走到這一步的。
是你在此之前做的各種選擇,跟我在此之前做的各種選擇。
我們是因為自己的意願才相遇的。」

如果可以再選擇一次,
你想要你幻想的,還是哪些已經發生了的?

共生 (1)

「在東京鐵塔 第一次眺望
看燈火模仿 墜落的星光
我終於到達 但卻更悲傷
一個人完成 我們的夢想

以前我不懂得 未必明天 就有以後

想念是會呼吸的痛 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
遺憾是會呼吸的痛 它流在血液中來回滾動

想見不能見最痛
能重來那就好了」

第一次覺得歌詞的描述,是如此貼切,並非有明天,就一定有以後。
並非你想得到一樣東西,你就可以輕易獲得。
跟並非你想見到一個人,你就可以立刻見到他。

說的可能是數星期,數個月,甚至數年,數十年不等,
其實堅持下去真的有用麼?

敢問大家,有沒有試過,非常非常想要擁有一個人,
然而發現,其實這是絕對不可能,
因為你又怎可能擁有一個不存在的人?

唯一可以擁有一個不存在的人的方法,
就是完完全全地成為對方,


擁有對方的外表,穿起眼鏡迴避眼神的特徵,
雙手交叉,像刺蝟一樣逃避一切身體接觸的行為。
有著冷血的內心,沒有同理心及羞恥心的思想,
同時抽離於各方面的情感。只有理性沒有感性的哲學
說話討厭刻薄,對人類關係存在不信任
孤獨,孤僻,世界不存在他人。

真的很令人享受,
成為自己最喜歡的模樣,
完全地感受你最愛的在你身體裏居住
就好像你將對方的胰臟都吃下去
共生就是這樣。

那年我14,他15。
現在我22,他停留在18 那年。

人生的意義,是為什麼?

等價交換

「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
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
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等價交換」。

當時我們相信這一點就是世界的真理。」

「等價」對象的判斷與決定,是由提供被要求交換的真理之門所認定的物品。在許多時候,「等價」並不是由提出要交換的人來決定的,而是由提供交換物品的人來決定的。因為我有某個物品,你想要取得,你必須要拿到一個我認為與這個物品等價的東西來交換,這樣的邏輯是合理的。所以在「等價交換」的機制下,有需求的人,永遠得受制於提供交換物品的人。

等價交換只停留在幻想階段,在人與人的互動中,選什麼策略起到決定性的作用,不同策略,有不同利益和成本分佈。
 

等價交換,生息循環,因果報應。

你嘗試交換了什麼,最後達到了的那些少許,其實最終都是需要撥回出去。

「每一次都是撕心裂肺的經歷」

「其實都是為了你的健康放棄一切等價交換,」

「對,我覺得你的確是一個可怕的人」

「世界裡面的希望很多,不過你堅持不去相信,因此都沒有人可以拯救你。」

「除了聆聽你說話以外,我還可以做什麼?」

「老實說,有時候你真的看起來冷血無比。」

「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你是真的當我好友抑或只是你有需要,我看不透。」

「我理解不到為什麼你依然對我不夠信任。」

「和一個這麼可怕的人做朋友,你真的接受得到?為什麼。」

「我認同,你一步步,成為你最愛的人,一步步,成為最自私的人,最不顧人感受的一個。」

「you're becoming more sociopathic.」

「道德觀其實是什麼一回事?」

「反差感越大與吸引力確是成正比。」

我想再與你等價交換,可以嗎?

這次交換什麼,依舊由你話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