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舌蘭 Tequila

龍舌蘭 Tequila

龍舌蘭, 一種以仙人掌製成的酒,
仙人掌,一種本身不該觸碰的東西,
人們偏要把他製成酒, 還一啖一啖的吞入肚皮…

有如一些不該觸碰的關係, 人們偏要開始, 還要加倍享受直至失控不能自拔。

在陳奕迅全新大碟中的《龍舌蘭》,講述一個偷情的禁忌愛情故事 。一個已婚的男人,同時有著一個偷情的情人。全因一杯龍舌蘭開始這場禁忌之戀,亦是一杯龍舌蘭讓已經結束的禁忌之戀難以釋懷。渴望以灌醉自己來獲得清醒,奈何終究只是一次再一次的猶豫、卑鄙和愧疚。明明知道是一張錯愛和禁忌,仍然想繼續這一場三個人的戀愛。

這首歌令我反思的第一個問題「婚姻到底是什麼?」因為愛?抑或是責任?到底是什麼驅使你去與一個人結合?但無論你當初是因為任何原因也好,對方已經是你的太太,你是應該要尊重她。關於出軌,第一個先要問題是為什麼?尤其是已結成夫婦的關係。既然當初你以誓言來與這位對象結合,為什麼不足一段時間便已經捨得滿足一己私慾來傷害對方?亦是什麼原因令你要令這位終身伴侶陷入痛苦的思緒?假若這段婚姻已經牽涉下一代,那麼這場禁忌之戀所傷害的,已經不只是一個人,而是一整個家庭。

對於出軌,大家必定聯想到是第三者的錯,對的,第三者是可悲可恥。可惜大部分時間這些第三者們都是被動、被騙、被傷害,所受的傷害有時候也不比正宮們少。

大部分三個人的關係最終都是需要來一個抉擇,既然沒辦法給偷情的情人一個名份,就只能放下。可是你會知道放下的一刻有多可怕嗎?陳奕迅的這首歌想說出三個人都沒有錯,錯的是那杯令人亂性的龍舌蘭。而歌詞中所帶出的愧疚,除了淺白地因為不能給予第三者名分而深感抱歉,細味影片內容也能看出對伴侶眼中的熱淚盈框,是多麼的難過。

歌曲配上易明的歌詞,實在不難想像男主角是如此的情深,但試問現實中有多少個出軌的人是有這種良心?

有些人可能為了應付家人而結婚;有些人可能因為女生們逼婚而結合;
因此,他們在關係中不能被滿足。
所以有些人與太太結婚兩年便已選擇婚外情;有些人則選擇在太太有身孕時外出「搵食」

更千方百計地用謊言來蓋過自己的罪行,連情人都不能了解一切實情。

當禁忌之戀完結的時候,第一度受傷害的是情人,發現全部都是謊言的一刻,痛;發現自己只是用來滿足這個男人於婚姻中的不足,很痛;發現這個男人除了自己以外,情人是多如繁星,最痛。之後所萌生出的各種邪惡念頭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然後第二度傷害必定是太太,而這個傷害是永久、嚴重、難以修復。試代入太太們的角度,一直以來得到的幸福都只是表面,丈夫對自己的「好」都是用來表演和應付各位。回想當初的婚照、結婚時的誓言、渡蜜月的畫面等等…還可以回到過去嗎?然後,當自己看到情人的照片,想像她跟丈夫纏綿的畫面,眼淚應該是不能停下。到底自己是應該要拆穿,或是裝作沒事繼續生活?其實最終一天都是會引爆。

最後第三度傷害,一定是小朋友,試想像小朋友們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因為自己的存在而有婚外情,最終小朋友所受的傷害,可能是影響他們將來各種關係,以及往後扭曲的觀念和價值。

「誰被灌醉,前面多少杯都呑了,我們沒有罪
被挖取,遺下一顆心枯乾到以為沒眼淚
得不到蒼天允許,我與你多少次散聚 

我  
猶疑地望向你 
天花將剝落誓言床驟變荒地 
酒精再滲入淚痕沉默到對不起 
這一雙手卑鄙到抱住你  

還未看開,還在等花開請相信我們是意外 
好不好率先節哀,我與你將遭到殺害 

當天一光終於要抉擇
便放棄 


無名份送給你 
委身於災難現場誰沒有準備 
即使再過萬萬年還是說對不起
這一雙手始終會放下你
你知不知你是 
禁忌」

陳奕迅這首新歌是有毒的,無論旋律、歌詞或MV都令人難以忘懷地感到沉重。假設周秀娜是太太,蘇麗珊是情人(兩者是絕對可以對調),他這一刻可以為了蘇麗珊而背叛周秀娜,即時這場禁忌之戀結束了,沒有了這一個蘇麗珊,將來亦會有另一位她。周秀娜所承受的,是無窮無盡的痛苦輪迴。

龍舌蘭只是一個導火線,一切都是心癮、內心鬼祟的惡魔在作怪。

 

共病文庫 #16

共病文庫第十六章:

昨天看了一單令我感到蠻困擾和傷心的新聞

「唱作女歌手、組合 at17成員盧凱彤(Ellen),三年前與躁鬱症戰鬥取得小勝,病情穩定後重投樂壇推出第一首歌《廿九歲的遺書》,『今天起快樂我自求』以歌詞描述她克服情緒病的心路歷程。想不到三年後的昨天,Ellen 再被病魔盯上,在跑馬地寓所天台跳下,結束32歲的年輕生命。」

老實說,我並非她的粉絲,亦未曾聽過她任何作品,極其量只是從容祖兒 no.6 演唱會中有幸聽過她為祖兒改編的《痛愛》版本,而那個《痛愛》版本亦是我的最愛,曾幾何時不停loop loop 好幾個月,比原版到了一份嘶聲力竭和「痛」的感覺。

但自從數年前得知她有病並努力戰勝自己的病魔開始,我的確開始留意她,感到非常勵志、亦非常鼓勵到我要繼續努力活下去。可惜的是,最終她都不敵心魔決定毅然走上這條路(當然,我好希望其實是意外....)
「普通人」,這樣說雖然有點難聽,始終沒病的人是不能理解有病的人那種痛苦,就好像你跟癌症/炎症/嚴重殘疾人仕說你明白他們的痛苦。情緒病或精神病所承受的是由心理帶到生理的痛楚,腦海不停郁動、心跳手抖腳震、甚至有時候沒法面對人群、沒法跟別人都說一句話,情況就好像連呼吸你都覺得很累。想要睡覺卻無辦法,而藥物所帶來的副作用更不是你想像中簡單。絕對是一場能夠與癌症/炎症/絕症相提並論地嚴重。其實每一位精神科醫生都必定跟你說過:「就算有一天確診你好起來,你會復發的機會是很大亦很容易。」這個聽起來就跟癌症病人一次又一次知道身體裏癌細胞還沒有消滅的情況一樣,如絕症無異。試想像一下,憂鬱、焦慮、創傷等分子將永久流傳在你的體內,那會是多麼的難受和「絕望」。

很多人說自殺是需要很大的勇氣,昨天看到一句說話,我是極之認同:

「很多人都誤解了自殺,說自殺要好大好大的勇氣。
自殺需要的,不是勇氣,是絕望,是全部的希望都死了的絕望。
抑鬰症就是你腦子裡發生了日全蝕,
任别人說明明有光,就是你看不到有光。」

我不知道她真實生活是如何、亦不知道她病情嚴重程度到哪、要吃的藥物有多少,不知道她是自殺、意外或他殺,我既不是粉絲,亦不是她的任何人。我只是一個不認識她,但今天獲知這個訊息,而感到莫名痛心和同病相憐的一位情緒/精神病患者。假如她真的是自殺,我不禁代入了她的角色,然而再想想那一份絕望,應該真的難受至極而令她無辦法再繼續「活著」。看到媒體大肆報導和很多人的悼念,的確令我感到很難過和心酸,一位曾經令人感到異常勵志的才女,她的結局並不應該如此。但是,同樣地我想到的是,與其絕望地生存,不如好好紀念著自己精彩的曾經,她的人生雖然並不完美,但演活了她是她本身的傳奇。

《活著多好》-陳奕迅

「遊玩時開心一點不必掛念我
來好好給我活著就似最初
仍然在呼吸都應該要慶賀
如果想哭可試試對嘉賓滿座
說個笑話,紀念我」

看到媒體爭相報導她去世前幾天那個IG 發文和hashtag #活著多好,眼看好多人都說「為何你明明說活著多好,轉過頭便這樣....」反而我認為「活著」這個概念,對每一個人都不一樣。

可能對你、對我、對大眾,「活著」就是無論如何都要保留住自己的生命,但對於她來說,她繼續生存下去根本不是活著的,只是掙扎求存。她,擁有好好的音樂、作品、書籍、哲理、影片等等給我們及後世欣賞;她,已經演活了自己最幸福和精彩的自己。「活著多好」,其實她也在天國那裡真正地活著,她過往的創作,不會離去、不會消失,所以她並非真的「死亡」,只是在另一個地方好好「活著」。如果她是真的自殺而非意外或他殺,我認為,這也是成就她「傳奇」的一個決定,在最美最好的時候選擇離開,總好過在自己無法控制無法選擇的時候掙扎求存、或難受地走。這亦令我想起了《黑天鵝》電影,她最後的死去,其實都是演活了最完美的自己。

當然吧,我並非支持所有人都應該在最好的時候離開,亦並非鼓勵任何人選擇「自殺」。因為我真心認為,在大部分情況之下(並不包括這個事件),自殺是確確實實自私的一種行為,所以我本人是絕對不會這樣選擇。因為我依然堅信,生命和生活還有很多令我感到幸福的事情我還沒有去做、還沒有去感受。看到了這個新聞,更令我明白,珍惜自己和努力去使自己活著幸福,是多麼的重要!

我會努力,就如我想兩篇的文章所說,我希望有一天《共病文庫》會有結束的一天。正式的康復,過著真正「幸福」的人生。人生所有都只是一念之差,但願這世界所有人都能夠幸福活著,社會之間人與人的相處能夠更融洽,不要冷漠、自私,其實已經能令更多有「絕症」的人幸福了。

平行線:クズの本懐

クズの本懐:一直以來我都有著一個人渣的本願,渴望實現得到自己心理所需所慾的一切,但卻忽略背後需要付出的代價。

說話,一直很抗拒別人將「人渣」和「禽獸」相提並論,因為兩者根本並非同樣。

人渣:道德敗壞、品行低劣的、自身行為與社會相悖或違反人倫缺乏操守準則的人;
禽獸:連僅餘的人性良知都被抹走、卑劣、失去人性,比人渣更深層失去「當人類」的資格。

我對於自己的看法,沒錯,我可能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人渣。我不會說這是周遭的人的錯,因為這不是我的看法,我只會看待成,環境逼使我要去當一個人渣去面對所有沒法挽回的事情。一直以來,我用等價交換的原理去理解所有關係,所有事物(當然未至於用「金錢」去衡量,但確實也有「量化」的情況出現)我認為你要得到一件事,你是要付出比你想要獲得的花多兩倍、甚至三倍以上才可以成功獲取。所以,沒錯,要是我很想得到一件事、一個人、一件東西,我確實會不顧一切、要多腹黑有多腹黑都沒問題,誓要得到為止就可以了。

我記得有人說過「腹黑的人,是不會告訴你他腹黑」,所以對的,其實大部份認識我的人都不會如此認為,我相信家人本身都難以接受;可惜,這個是一個事實,我不想亦覺得沒需要反駁或否認。反證,本身「腹黑」這回事就已經不是說是/否而已,都有分程度和層次。

但原來多腹黑、多人渣也好,沒想過當「人渣」遇上「禽獸」之後。
原來,會是一敗塗地,因為「人類」又豈能與「非人類、沒人類認知」的畜牲相比。

「你口爽完理得心安癲得很喪 你敢想都真的夠膽講
你不爽時懶得管大家怎麼看 懶得包裝攤開一肚骯髒
偽君子悶得冤枉 不屑真小人無恥得夠放
能夠冒犯都一次過冒犯 誰及你在行 誰在仰望
沒有羞恥心世界淪亡 也沒有惻隱心不該講都講
更未怕無人來殮葬
都不管恰不恰當 都不管好不好看 竟不想千世流芳
禽獸來揭露 人性從未 崇高
誰博誰叫好 聲討老粗
暗裏羨慕」《禽獸》

當揭發你這禽獸都再沒有秘密隱瞞,
都「明碼實價」,終於明白你為何可以有如此崇高的情操。

不過成為人渣的代價的確蠻累和沉重,
要實現得到心裡慾望的同時,就會不斷傷害身邊愛自己的每一位。
我的確很想知道,惡夢何時隨東風走去,何時會有「重光」的一天呢。

「我們難分難舍 彼此糾纏多年
掙扎著生活 就仿佛兩個我
勢不兩立成水火,你是水我是火,從來相生又相克
何必不停拔河,欲望誘惑都是我的心魔
我們難分難舍
不管如何抉擇都是好結果
有笑有淚才是完美生活
人生如小說,用心閱讀兩個我,好好愛我」

「你是你本身的傳奇」
我從不相信正能量或發放正能量是有用呢,
但,我漸漸明白,或許一切一切都是成就「我人生傳奇」的經歷。

共病文庫 #15:腹黑

共病文庫第十五章:

不經不覺都三個月沒有更新我的日誌,事情發生太多,都不知道應該從何說起好。我有多次很想將感受寫出,可惜沒有寫到兩句就因為太痛而不想繼續。

接近一個月都沒有怎樣吃過,最多一天只能吃到一件壽司的份量,每天只靠寶礦力來續命的生活蠻難過的呢。一個人出走到日本,完全不能夠面對身邊所有人,更沒辦法面對自己。導致黑狗出現情況每況越下,更發現內心出現的『自己』原來不只一個。一個懦弱、一個冷靜、一個強項,不知道大家喜歡哪一個『我』呢?其實由頭到尾根本都並非『我』可以決定,一切都是現實強逼之下發生。

冷靜,我不停地勸喻自己要冷靜。因為時間是不能夠回頭、有些傷是不可以被償還得到、有些真相更是難以接受。身和手不要震抖、雙眼瞳孔不要再次失去靈魂、臉色不可以再蒼白像鬼一樣。奈何的是,我越想變回正常,腦海中的一個個痛苦畫面、每一個難聽說話、越是要呈現出來,像東風一樣在夜闌人靜之時偏要纏上我。

一切都怪自己多年來的心癮過盛,導致慾望無法得以滿足而發生各種不幸之事。

我,很想重生。
所以,正式轉換了醫生,正式向身邊各位摯愛至親坦白,
正式要為舊有的自己,
這個由十年前出錯的自己說聲再見。

「重新的出發一切已莫問,拿香檳一碰飲過眼淚 一覺午睡
今天的冠軍。
.
其實我這種狠角色在世間是相當稀有的,
埋下了昨天堡壘,這天的瓦礫
.
我不敢想得太多太多,過去就像淪陷中一個
誰送贈我記憶,得你最清楚
我要紀念這日在重光
歷史的戰禍在淌血終於開花結果
.
內心經過戰火青史裡始終有我」

我衷心祝福各位心中鬼祟、沒良心、心虛、自私的禽獸,生生世世痛苦,比死更難受。
因為你不會明白,身心同時嚴重受創,人生完全倒塌,是有多可怕的一件事。

「你真的很腹黑、拜託你腹黑少會好嗎?」
「看來你的腸道徹底是黑色、看來我要灌進些紅色呢!」
「別裝了、我早已發現你是腹黑、不說出口而已」
「表裡不一、你真奇怪。」

其實我很善良的、只是看你是否值得吧,嘻嘻
可是...無論我有多想成為正常人也好,其實都只是徒勞,
內心痛恨、復仇心態根本不能被磨滅。

「誰笑他一生荒謬,恨東風吹散殘骸遺髏。」

放心,
要活得幸福、光明磊落、自由將會是我的人生目標。
幸福並非代表沒有黑暗,沒有困難,意思是即使有悲哀痛苦,依然腳踏實地,依然勿忘初衷,笑容永在心裡和身上。

我希望接下來可以感受零時零分,感受生活的每一分每一寸,就是幸福一站。

我知道這一刻的我還是很痛、很累、很奇怪;
我甚至會反問自己:真的會好回來嗎?有可能嗎?

「我要將你拯救,逃離人類荒謬。無論你變成如何,我都一定會陪着你走,面對所有風雨難關,甘苦與共。」

你,都這麼有信心,我又則可以沒有呢。時間和專業治療應該是最好的方法,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應該會正式的好起來。即管看看這個如此扭曲腹黑的女生,會否真的可以「扭」回正常,即管看看,這個共病文庫會否正式完結。

ニコの本懐

「好きな人、好きすぎる人の事は全部知りたい
迷惑だってわかっていル…
でも、好きな人のことを知りたいという知的好奇心 がそうさせル…

好きな人だから、気になル、
幸も不幸も視たい、感じたい」

能夠擁有對自己最愛的事件或人物的一切,
即是人類所渴求的幸福,
人生都莫過於此。
我相信,如果真的存在命運,那就是命中註定。
無論幸或不幸,我都覺得滿足的、值得的。

「人肌の温もりは、心なんかよりも確実に私を満たしてくれるもの
....
ある意味、純粋にそういう好意を堪能してるとも思いマス」

如果閉一閉上雙眼,能夠看到自己最想要見到的畫面,
能夠有一刻鐘擁有最想要的人或事,
我寧願,永遠都不會醒來,或者這樣說:「我會選擇永遠都繼續裝睡」
因為裝睡的人,是永遠都叫不醒,永遠都能夠沉醉於自己的幸福美滿當中。
知道嗎,假如心靈是永遠都得不到溫暖,
身體的溫暖,或許可以以假亂真,
好讓幻想不破滅。

「本当の気持ちは自分の奥深くにしまって
孤独でもいいという考え

それでも独りで生きていくのはツライという考え

相反する感情が同時に存在する二律背反…
人間って、不器用ですよね、ホント…」

得到的東西被奪走時才會感到寂寞,可如果一開始就不曾擁有,
又如何知道寂寞是什麼感覺,一個人的世界,甚至讓我覺得無比舒暢。
可是…
如果你知道自己,永遠都不可以擁有你最想要的東西,
甚至乎永遠都不可以見到自己最想要的畫面,
你還會不會不顧一切去令那一秒鐘實現?
抑或面對現實,繼續在這沉悶的現實中生存就算?

我最想要的東西,是能帶我逃離日常的,
不可動搖的存在。那就是“自由”。
生活是永遠平淡的
在任何人面前都是平等的,每天過得無不無聊
全看自己。
一度決堤的感情,都是收不回來,
我,一定會選擇渡過那一秒鐘,起碼,那一秒鐘是我真正的存活過,
而非苟且偷生只為滿足身邊人或是現實環境。
我們都很執著,而且思念的越深,越是絕望。

其實每個人都是人渣,
都不過是為了實現自己的本願
而在做自己想做的事罷了。
對,我有一個人渣的本源,
我和你都很像,尤其是沒良心這點
渴望成為一個「人渣」,渴望擁有這一切並不存在的事物。
既然我改變不了,我都不想看到被他人改變得到。

「このまま 
离れたくない 
いつまでも 
离さないて欲しい、ずっと 
引き止めたい 
终わりたくない 
引き止めて欲しい 
终わらせたくない 

でも、
さよなら」